民國才女廬隱曾兩次姐弟戀 36歲時難產而死

2020-08-24 10:45:59 標題分類:愛情散文 關鍵詞:廬,林鴻俊,才女,郭夢良,李唯建 閱讀:40

  上世紀初是才女輩出的年月。或許是由于封建皇權一朝潰敗,克制數千年的女人才思得以噴薄而出。

  短短幾十年,很多特立獨行的才女在中國文學史上留下明亮的蹤影。當中,除了“民國四大才女”呂碧城、石評梅、蕭紅、張愛玲,另有與冰心、林徽因并稱為“福州三大才女”、布滿悲情色采的廬隱。

  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出書的《女作家在當代中國》一書中,廬隱被列為18位關鍵的當代中國女作家之一。

  1 曾被爸爸拋入江中,童年羸弱而悲苦

  廬隱本名S淑儀,1898年5月4日生于福建閩侯縣。爸爸是清代舉人,媽媽是古老女人。因祖母在她出身那天歸天,媽媽認定她是災星,將她交給奶媽豢養。奶媽把她帶到鄉間,她在缺失親情的村野里長大。兩歲時生一身疥瘡,三歲還不會走路、不會措辭,卻愛哭鬧,脾性強硬。

  后爸爸赴長沙任知縣,爸媽帶著廬隱前去。搭船途中,她因緬懷奶媽而整天哭鬧,爸爸心中火起,竟將之拋入江中,幸被一聽差援救,才免一死。廬隱6歲時,爸爸因病歸天,留下孤兒寡母墮入逆境,是母舅將他們接到北京,然后便在外祖父家糊口。

  這位中國當代文學史上留名的作家,幼年時媽媽并沒有讓她上學,她只是跟也沒上過學的阿姨學背《三字經》。直到十歲多,她才被送到一所美國教會黌舍。這所黌舍帶給她的一樣是冷酷。她心里仍舊茫然和悲苦,且惡運持續,因腳上長瘡,她幾成殘廢,后又肺管破碎,吐血不止。

  禁受病魔熬煎的廬隱,心靈空虛而悵惘,在一個美國女人感化下,皈依了宗教,崇奉基督。廬隱以后說:“宗教的崇奉,排除我很多心靈上的疾苦,生理感化,我沾恩很多。如今雖感覺是一件好笑的事,但也多謝宗教,否則我那童年的殘缺的心,必愈加殘缺了!”

  2 生射中遇三個男子,才女被戀愛照亮

  廬隱13歲考進女子師范黌舍,可以進入少女期間。其間,廬隱在母舅家熟悉了表親林鴻俊,這位少年家景清貧但聰明俊朗。在相互打仗中,林鴻俊了解到廬隱的才氣和多愁善感的性格,因而自動給她寫信,兩人慢慢親熱起來。林鴻俊向她提出成婚的懇求,但廬隱的媽媽和哥哥感覺他念書少,又貧困,執意差別意。

  這件事激起了廬隱的氣憤,本來恐驚婚姻的她寫信對媽媽說:“我寧愿嫁給他,未來運氣怎樣,我都愿經受。”媽媽深知女兒的強硬,讓她接管一個水平:大學結業后才舉辦婚禮。廬隱具名允許了。但這段姐弟戀并無了局,來往中她發明林鴻俊思惟平凡,兩人志趣差別,便提出排除婚約。

  師范黌舍結業后,廬隱前后在北平、安徽安慶和河南開封等地的黌舍任教。1919年,22歲的廬隱考上了北京女子高級師范黌舍,同屆同窗中有以后成為知名作家的蘇雪林。在校期間,廬隱到場了由鄭振鐸、沈雁冰、葉紹鈞等人建立的文學研究會,并結識了北京大學門生郭夢良。結業后,她掉臂兩邊親朋否決,在上海與有婦之夫郭夢良成婚。但不幸的是,他們的女兒郭薇萱出身不久,郭夢良卻因病歸天了。

  1928年,她熟悉了比她小9歲的清華大學的西洋文學系門生、樂天派墨客李唯建,這是一位有著充分生命生機的熱血青年。他們了解不久即墮入熱戀。廬隱稱本身“從重濁邋遢的軀骸中逃逸出來了”,戀愛又一次照亮了她。

  兩年后,他們成婚,婚后雙雙東渡到日本,勤奮謀劃他們的戀愛、勤奮寫作。有了女兒李瀛仙不久,他們返國,住在杭州西子湖畔。廬隱與李唯建婚后的四年,是她平生最快樂、最幸運的韶光,也是她文學創作豐厚之期。

  3 因難產而逝,丈夫將其全數作品隨棺而葬

  大學期間,廬隱已在報刊揭橥散文、小說、新詩和雜論。1925年,她第一本小說集《海濱故人》出書。這本描述女大門生對戀愛、婚姻思考與掙扎的小說,奠基了她在文壇的基本。丈夫郭夢良和好友石評梅的接踵逝去,理想的魔難,令諸多沉痛情感滲透在她這期間創作的《靈海潮汐》和《曼麗》當中。而長篇小說《象牙戒指》,是她為伙伴石評梅留下的留念,更是布滿了哀婉。

  她作品中的主人公差不多都是前路渺茫,且經受著凄涼和冷峭。但她的性情卻與她的作品很是抵牾。作為作家,廬隱是一位感傷的悲觀主義者,作為一個才氣橫溢的女人,她又老是能從魔難的人生中探索前途。長期以來,她一面勤奮教書,一面勤奮寫作。

  打仗過廬隱的人,都說她性情豪邁、大方。她的好友蘇雪林說她的作品“老是布滿了沉痛、苦悶、憤世、嫉邪”,但為人卻“平生英風颯爽,這是她的靈活心愛和過人處”。茅盾對她的為人也非常稱道,并在《廬隱論》中贊揚說:“廬隱作品的派頭是流利、天然。她只是老老實實寫下來,從不在情勢上炫奇斗巧。”

  她一直地創作,又寫出了《成功以后》、《爸爸》、《秦傳授的失利》等短篇小說,以及《寄海角一孤鴻》、《金風秋雨》等泣血之作。末期作品中,她難過地呈現出悲觀和開暢。非常是在“九?一八”事項后,她沖出情感上的藩籬,拋棄了小我的情感,著眼于民族魔難,代之以對社會勞苦群眾的憐憫之心,創作了中篇小說《地上的樂土》和《火焰》,反應了為國度生死而奮斗的人和事。這類改變,用她本身話說是“有著強烈的呼叫,有著強烈的尋求,心里燃燒著這類盼望”。

  合理廬隱從悲情和頹唐中抖擻起來的時分,1934年5月13日,她卻因難產手術后大出血,在上海不幸歸天。這年,她36歲。這位飽受魔難、才氣橫溢的才女英年早逝,使人扼腕嘆息!葬禮那天,丈夫李唯建將她的全數作品放進棺內,與其永久相伴。馮慧蓮

Copyright © 2011-2018 零度閱讀網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電話:無 聯系郵箱:1390477380@qq.com 客服QQ:1390477380

kb88凯时在线平台网址 - 凯时kb88手机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