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詩丨老相集

2020-09-07 05:00:04 標題分類:經典散文 關鍵詞:散文詩丨老相集 閱讀:17

相集

逝去的一段,捧在手里。薄是薄點,但都是滲入在血液的種子和呼叫,以是,再會時,必定是鬧熱的。就像那棵樹,誰說不克不及吐暴露火焰?

不要熄滅,也有沸點。我看到我們的童年,從瘦削的后臺里走出。瘦削,是一把白,直透小院。那邊是西岳,何須是西岳。我瞥見它們抽絲剝繭,將一座山改動成另一座山。

一座山,立起一座鐵塔。豐碑是街市人做的事,我只將可說弗成說的字詞握在手里,像一首詩。你聽到鳥鳴的聲音,正撞開深井。

我們將清冽部份,分紅幾份。每份,都有重量,每份,都有光亮。

相片里的瘦

瘦,是一根鐵釘,緊緊捉住魂魄。

干涸的冬,會透過鳥鳴,壘起豐富的春。

趟過苦痛的河,才明白舉起深入濤波。

十歲的種子,要吞咽幾許雨水,才會有四十年效果。

山脈舉開始,將陽光吐出來,又咽下去。那些被灼痛的激流,讓星星找不到完好歸宿。

我盯著相冊里的那棵樹,讓那棵樹,漸漸風俗早已壯碩起來的胸脯。那棵樹,它也在艱深重溫那條路。

一條由瘦而起,因瘦而立,因立而凸起的路。

我不開窗,窗卻本身在發亮。

【濫觴:新湖南】

Copyright © 2011-2018 零度閱讀網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電話:無 聯系郵箱:1390477380@qq.com 客服QQ:1390477380

kb88凯时在线平台网址 - 凯时kb88手机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