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男人的白蓮花,在大街上耍潑

2019-03-22 09:31:03 標題分類:原創美文 關鍵詞:美文欣賞,原創美文,經典美文,傷感美文 閱讀:1217

搶男人的白蓮花,在大街上耍潑

  長篇連載《念念長安》第9次更新

  文|凌霜降

  校對|保持

  圖|網絡

  讀

  往期連載

  ?1 許蜜斯在朋友圈發明自己被綠了

  ?2 許蜜斯帶一麻袋蛇加入前任的婚禮

  ?3 在婚禮上放蛇的許蜜斯被嚇傻了

  ?4 許蜜斯化身欲女睡錯了人

  ?5 富姐姐高調秀恩愛,結賬時被打臉

  ?6 姐夫想用錢買我不告發

  ?7 和一夜床伴成了鄰人

  ?8 藏在情敵朋友圈看她秀假恩愛

  接上章

  41

  “甚么?”許念念蒙圈:“甚么哪一種男人?”

  “就是那種呀……專門侍候寥寂的有錢女人的,以前聽人說有這種我還不信,你怎么也去找呀,你不嫌臟呀?都不知道他和多少個老女人那甚么過……”雷佳嫣臉色又尷尬又奇異,說得曖昧神秘又公理凜然:“你那個鄰人,拉住我繪聲繪色跟我說了半天,說你和那個男人是怎么進屋的他都看到了……”

  “我去!”許念念飯都吃不下去了:“哪一個鄰人?”

  “四十多歲,矮瘦,有點光頭,長得很欠好,給人覺得也欠好,就是怪熱忱的……”雷佳嫣一想到這鄰人一見她就拉著她說許念念的事情,那雙眼睛還一直望著自己,心里也覺得不愜意:“算了,不說他了。就是,念念你以后不要再如此了。”

  “我怎么樣了?”許念念冷了臉:“姐你是來給我添堵的吧?”

  “我……我怎么會來給你添堵呢,我這不是怕你自己一個人胡思亂想所以想來陪陪你嗎?你看你都……”雷佳嫣話沒說完就被許念念打斷了:“你不是來給我添堵的話,怎么沒進門就和那種不知道懷有甚么目標的死老頭聊我的事?他說我帶了牛郎回來我就帶牛郎回來了?你都不問我一聲?他說我是甚么就是甚么了?他如果說我是暗娼甚么的,你是不是也間接就信了?”

  “甚么暗……哎……你別生氣別生機,是姐姐錯了。我錯了。我不應當和別人說話,我不應當不相信你。”雷佳嫣倒也是知道許念念的脾氣的,她知道許念念看起來沒甚么脾氣,可是性子利著呢,別人輕易欺侮不了她。小時候她都上中學了,被班上的女生欺侮,還是上小學的許念念不聲不響地給她出主意為她出氣。雷佳嫣想想自己也真是錯誤,那鄰人一看就不怎么好,怎么能和那樣的人討論許念念的私事呢?

  許念念低頭繼承吃飯,沒再繼承。卻是雷佳嫣覺得欠美意思起來:“難怪你要買房遷居,我看那老頭就不正常,那眼神讓人望著不愜意。而且他說話真是……”如今回頭想起來,那老頭說起許念念的樣子真是猥瑣,說起許念念帶了一個長得好的男人回家,好像就一口咬定那個男人是做牛郎什么的不是端莊人――害她也先入為主來詰責念念……

  “別說了。吃飯吧。”許念念真是不想提起那個猥瑣老頭,想起那張臉胃口都沒了。

  “好。那我能不能問你,前天晚上你帶回家的那個帥哥是誰呀?據說……真的長得很好。像明星甚么的。”其實老頭說的是像電視上那些油頭粉面的面首,但雷佳嫣明白了一下,那肯定就是很帥了。

  “不是說不說這事了嗎?”許念念真的瞪雷佳嫣了。

  “好好好。不說不說。”雷佳嫣想收聲真不說吧,又沒忍住獵奇:“這么說,你是真的帶男人回家了?”

  “啪。”許念念把筷子往餐桌上一放:“帶了。我不能帶嗎?我一沒成婚二沒男朋友,我不能帶男人回家嗎?”

  42

  雷佳嫣看到許念念真的生機了,趕忙哄她:“你別生機啊,我就問問,真的我就是問問。你只身你固然可以帶男人回家嘛!我只是表達我的傾慕知道吧。我如今追個男明星都恐懼我老公會生機呢。上一次我追一個韓劇,我說那個男配角很帥,他就可生機。我如今都不敢任意說我喜歡哪一個男明星了。”

  雷佳嫣每次說起她老公的模樣都是甜甘美蜜的。她在婚姻里的幸福感確實很強,不論婚前婚后都沒有為錢發過愁,不論是戀愛時還是成婚以后,全部的節日老公都肯用心給她送禮物。盡管生了兩個小孩,可是她的身材和狀態很快就規復了,因為從懷孕開始就有保姆和月嫂貼身關照,她日常除了陪小孩玩一下,甚么都不用費心。每天最大的問題就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等老公陪老公。

  雷佳嫣語氣里的幸福過分真實,讓許念念覺得有點發笑。黃時瑞可以啊,閣下逢源的本事真是不錯,一邊在外面金屋藏嬌和小三粘粘膩膩,另外一邊還能把雷佳嫣哄得這么高興。

  固然,雷佳嫣的幸福是出自真心的,她也是經常在許念念面前這么表達的,以前許念念只覺得雷佳嫣這種曬幸福有一點點讓她覺得不愜意,可是如今她已經完全把她當成一個笑話看了。

  以前她不傾慕她,如今她就更加不傾慕她了――乃至還開始覺得她有一點可憐。

  “你三句不離你老公,你就沒有想過如果有一天你老公出軌了,你怎么辦嗎?”許念念到底還是沒忍住,問了一句。

  “我老公出軌,他怎么會出軌呢?他很愛我,我也很愛他啊!他說了,他不會出軌的。我們成婚的時候就已經說好了,都不會出軌的,而且我們另有兩個小孩呢,怎么會出軌呢?”雷佳嫣說著說著好像沒有底氣似的,又反復了一句:“我老公不會出軌,我也不會。”

  “會不會出軌這件事你只能確保你自己呀,你怎么能確保你老公呢?當然,我也不是說你老公出軌,我只是說或許有大概。如今出軌的男人不是很多嗎?”許念念還真的不想做那個把黃時瑞出軌告知雷佳嫣的人――有點兒不忍心。

  “許念念你是不是被司俊宇攻擊的太利害了?怎么任意一個男人在你眼里都會出軌呢?黃時瑞不會出軌的。我老公和其它男人紛歧樣。”雷佳嫣信誓旦旦,向許念念肯定,也像是在向自己肯定。

  “大概是吧!司俊宇一直看起來也不像是要出軌的模樣。可是他不但出軌了,還劈叉娶了別人。所以說,偶然候男人呀,他體現出來的紛歧定就是他的真心。民氣隔肚皮,你怎么能確保對方的心是甚么樣的呢?”為了轉移自己留意力,許念念拿了一塊排骨開始啃。和雷佳嫣說話挺累的,還不如吃物品呢。

  “唉,不是我說你呀,念念你從小就是如此,凡事光往壞的偏向想。這個世界是美妙的,你要相信美妙才會碰到好男人。我知道司俊宇讓你挺傷心的,我覺得我媽說的挺對的。要想不為前男朋友傷心呢,最好的法子就是再找一個新男朋友,我給你介紹一個新的男朋友怎么樣?我老公的朋友剛從國外回來的。如今還是只身呢?前次他見我的時候,還說讓我給他介紹一個像我這么好的女小孩。你甚么時候有空,一起吃個飯吧,來日怎么樣?來日恰好他生日,在別墅開派對,來日晚上見的話,來日早上另偶然間,我們出去做個頭發,我再幫你化個妝,怎么樣?”

  雷佳嫣的眼神充滿了關心和熱誠,許念念也相信雷佳嫣是真的想為自己好,可是她沒法接管:“我來日很忙,沒偶然間。”

  43

  “你忙,能有多忙啊?你又不用上班。就用手機賣點打扮品,在哪不是賣啊對吧?去吧,認識了新朋友,你就不這么郁悶了。我老公那朋友真的長的挺帥的。我還會害你不成?而且你紛歧定要和他談戀愛,就是去加入一下派對。他們家特別有錢,比我老公家有錢多了。你如果能和他在一起,那真是幾輩子修來的。就跟那灰姑娘嫁給王子差不多知道吧!我不是看不起你。是他的水平真的很好。所以說呢,你就當去散散心,人家也紛歧定看得上你,你說是吧?”

  雷佳嫣自顧自地說了這么一大通,許念念徹底沒話說了。看來這個不會說話是遺傳的。年青漂亮的雷佳嫣說起話來,和八卦多事的姨媽并沒有甚么區分。如果黃時瑞真的像雷佳嫣所想的那樣愛她,那幾乎可以可謂是像自己老爸一樣的好丈夫了。

  不過呢,至少到如今許念念沒有發明過老爸對其它女人多看一眼。可是她已經知道了黃時瑞在外面養了二室。

  許念念回絕與雷佳嫣溝通,雷佳嫣卻認為事情已經說好了,她分開許念念家時已經在興高采烈地給黃時瑞打固話,說許念念已經同意了來日晚上去加入派對,讓黃時瑞好好支配……

  雷佳嫣走后,許念念長呼一口吻往沙發上一躺,眼睛一閉腦海里浮過了陸長安的六塊腹肌……為了避免和雷佳嫣說話,晚飯她真的吃多了……掙扎了好一會兒,許念念她硬撐著爬起來出門去散步。

  許念念沒想到會在漫步的時候趕上“正在朋友圈里度蜜月”的司俊宇和林黛兒。

  許念念所住的小區旁邊有一條河,市政部門沿河建了漫步的公園和跑道。每天傍晚散步的人都很多。許念念算是當中一邊看手機一邊走路的某一個。前兩年許念念是有人陪的,司俊宇盡管閣下逢源,可是也舍得花時間陪她。

  許念念很宅,除了出國去購物,日常接觸最多的人就是來拿貨色快遞的快遞小哥。司俊宇充分施展了溫柔關心好男朋友的“上風”,每天用各種來由哄著她出去漫步。許念念不愿意跑遠通常就是在江濱公園走一走。偶然候她不愿意走,司俊宇還會背著她。

  可是啊,如今那個任勞任怨她說一不敢說二的男人已經娶了其它女人了。要真說心里一點遺憾也沒有,許念念說不出來這么賣弄的話。

  痛苦是痛苦,可是必須接管理想。

  在遇到司俊宇和林黛兒之前許念念手機叮的一聲,收到了一條來自陸長安的信息。

  信息是一張圖片和一句話。圖片拍的是他們家小區附近的一棵樹:“方才經過你家了。”

  這人有病嗎?各位都生活在同一個都市,或許還生活在同一片地區,經過她家不是很正常的事嗎?還要拍個照片發過來,想干嗎?想撩她嗎?

  許念念很沒有眼色地回了一句:“可惜啊,我沒有經過你家。”

  “你知道我家住在哪嗎?”

  “我干嗎要知道你家住在哪?”許念念把這句發過去的時候,有一點點的惱羞成怒。是啊,她主動邀請他來家里了,然后她還主動撲到他身上了。陸長安是在暗示這一點嗎?

  “我姐夫打固話問我,你的情況怎么樣?有甚么事的話你可以打固話給我。我的固話是……”

  陸長安不知道是不是已經覺得到了許念念的排擠,所以轉移了話題。

  “我能有甚么事?我好著呢。”許念念盯著他發過來的固話號碼看了好一會兒,心里挺矛盾的,但到底還是把固話號碼存了下來。

  有一個動機在心里蠢蠢欲動。她覺得盡管自己可以把前天晚上當成一夜情。但在今朝的情況來看,她很想和陸長安回床。

  可是陸長安愿意與她回床嗎?她總不至于過去間接問咱們再來睡一次怎么樣如此的話,她問不出口。

  許念念正猶豫躊躇著怎么復興陸長安的信息,能力得體又有暗示,前面一對拉扯著正在吵架的男女迷惑了她的留意力。

  “你他媽的放開我!”那個年青的女人高聲的吼著。

  “你小聲點,你聽我解釋。”那個男人低聲下氣的詮釋著,不論是語氣還是聲音都非常的認識。

  司俊宇。

  44

  “說,和她到那里來了多少次?她是不是就住在這附近?哦,還背她了是吧?如今給我蹲下去。”這個女人的聲音很生疏,她的臉有一點認識。許念念究竟只見過一面,日常在朋友圈里看的都是她展示好皮膚的局部面,一時之間她竟然沒能將他認出來――不得不說,林黛兒真是太會攝影了,本人頂多只能算是娟秀美人呀,怎么放在朋友圈的局部照片跟超級大美人似的?服氣。

  “黛黛,這是在外邊,你小聲點。咱回家吧,回抵家你說怎么就怎么好欠好?”司俊宇低聲下氣,語氣和聲音的無奈,非常的認識。曾幾甚么時候,他如此哄的工具是許念念。

  許念念終歸確認了,這對吵架的男女就是司俊宇和他的新婚妻子林黛兒。

  是寧靜的站在旁邊聽他們吵架,還是回身分開呢?

  只用了一秒鐘猶豫,許念念便有點狠毒的選擇了前者。

  她平悄悄靜地走近了幾步,讓自己聽他們吵架聽得更清楚一點,還悄悄地翻開了手機視頻。許念念心里想的也很簡樸。甚么時候會想起司俊宇覺得不爽了,就把他們吵架的視頻拿出來看一遍,估計自己心里就愜意了――她許念念可不是甚么被傷害了還默默讓步的白蓮花,傷害我的人過得欠好就代表我過得好才是她的情感信條。司俊宇和林黛兒吵架確實吵得太專心了。圍觀的人也其實很多。所以,他們吵了好一會都沒有發明許念念就站在人群里,而且在悄悄地錄下他們吵架的畫面。

  從他們的爭吵里,許念念得知了他們吵架的原因:

  還挺簡樸的,林黛兒終歸問出了司俊宇的另外一個微燈號――也就是與許念念互動的那個微燈號,像司俊宇這種把自己打造成寵女朋友設的家伙,關鍵問題固然出在朋友圈上――司俊宇如此的五好男朋友在朋友圈里曬自己溺愛女友的日常――那過去還是許念念的甘美剎那來著,加了司俊宇朋友圈的許念念周圍人也是從那些朋友圈認定許念念找了個好男票來著。司俊宇發的朋友圈一條一條都是在秀他溺愛許念念的恩愛,看到林黛兒眼里就成了一把又一把的刀子,林黛兒其實是氣不過,竟然叫真地拉著司俊宇,非要讓他把他對許念念做過的事情,好比說背呀抱呀親呀定情禮品呀在哪兒漫步呀親嘴兒呀在朋友圈里提過的全部事情全都和她再做一遍……

  司俊宇的感觸――固然不會好。

  至于林黛兒――也好不到哪兒去,如果好,也不會在如此的大庭廣眾下與司俊宇吵架,究竟她在許念念的微商朋友圈里可算是個響當當的女權人物呀。

  許念念什么感觸呢――許念念只覺得自己看到司俊宇臉上的臉色時心里非常的爽快――特么司俊宇你也有這么一天呀,甚么撒手后讓前任幸福――她許念念可不是那樣的白蓮花圣母,她才不要傷害了自己的人好過。她早就想看司俊宇倒霉了――幸好這么快她就可以看到了。

  “別再說了。回家說吧。”司俊宇不愧是哄女人的高手,憑著身高體重的上風,他一把將身材嬌小的林黛兒給公主抱了起來拔開人群就往外走。

  你說巧不巧――他走的偏向,竟然就是許念念所站的位置。

  45

  司俊宇速度很快,許念念又站得比較近,避無可避之下,許念念不動聲色地關掉手機鏡頭,望著司俊宇似笑非笑。

  “念……念念。你……你怎么在那里?”

  司俊宇看來真的驚呆了,手里抱的人都顛了一下好像要掉下來了。林黛兒原本還在掙扎的,出于本能--大概也出于一種掠取欲,她雙手馬上摟緊了司俊宇的脖子:“老公你想摔死我嗎?”

  “沒有呀……我……”司俊宇素來在許念念和林黛兒兩個女人之間是游刃有余的,林黛兒為工作拼搏很忙,許念念佛常親身出國掃貨也很忙,他覺得自己幾乎另偶然間再勾結一個――只是身旁已經沒有更好的選擇而已。

  固然,林黛兒和許念念萬一碰上的情形他也想好了:許念念就是一個煩悶癥晚期的前任,他不能刺激到她,否則她隨時大概會潰敗自殺,貳心里只愛林黛兒一個,究竟,林黛兒更有工作心賺錢也更多,林黛兒也更大女人,不像許念念脾氣怪還小家子氣――

  但如今這情況……明顯不在司俊宇的掌控之中,因為他方才在跟林黛兒吵架,而許念念不知道到底看到了多少――如果許念念從頭看到了如今,那么他正被林黛兒逼著“重溫秀恩愛剎那”的歷程,許念念大概也知道了。

  “這是誰?老公你認識嗎?”林黛兒倒不在意那些,在她的完美婚禮上放蛇讓一切急轉直下讓她淪為親朋笑柄的許念念,以前她是不認識,但如今就算化成了灰她也咬牙切齒地記住她呢。不過,她和司俊宇吵架歸吵架,對許念念卻是絕對不服氣的:有本事你不僅放蛇再放點其它呀,這男人如今是我的老公,還抱著我,你能耐我何?

  “我們走吧。”這種情況下,司俊宇自然沒打算給前任現任來個友好介紹,他如今只想急忙逃離現場,別讓這倆女人正面臨上,今后再一一擊破就好,獨自對付她們,他還是有法子的。

  “幾天前我還是司老師的女友。”許念念語氣淡淡,說得很認真,她乃至還扯起嘴角硬是給了林黛兒一個淺笑。究竟在朋友圈里“度蜜月”的她如今卻在大街上和老公撒野吵架也挺不輕易的。

  “你……”林黛兒居然被許念念這個僵硬的淺笑給弄懵了。幸好,司俊宇極識時務緊緊抱著她快步分開了這個尷尬的“現場”。

  許念念在圍觀群眾的目光里,也抬起小下巴分開了“現場”--別人怎么看她不是很在意,可是如果有多事的人來向她打聽細節,她大概會抓狂的。

  碰上了這事兒,許念念漫步也不想漫步了。為了平復心情,她的腳步快了些。走了一會兒,她覺得肚子有點兒不愜意,上腹有些針刺一樣的痛,她認為只是心里有事沒調整好呼吸岔氣了,也沒怎么在意,只是放慢了腳步漸漸地往回走。

  沒想到肚子越來越痛,而且陪同著一陣頭暈惡心--許念念知道自己低血糖,心想可別不會暈倒吧?

  她趕忙翻口袋想找塊糖緩緩,可這會兒兜里除了手機甚么也沒有--她覺得視線都有點模糊了,趕忙摁開手機想打固話給爸媽求救,可固話還沒打出去,她就倒下去了。

  本節完

  更多連載在本文開首的鏈接里,請按遞次瀏覽

  讀

  更多精彩故事推薦

  與上司在辦公室偷,被拍了

  嬸兒的碎碎念

  寶寶們!~今天的連載就到那里啦~來日見哦~這個連載今朝沒有任何收入,嬸兒還需要寫其它稿子換飯錢,但還是會保持每天三千字以上的更新,最終目標是把坑填好~接待各位和嬸兒一起介入許蜜斯的人生哦~另有另有,為了避免騰訊爸爸忽然封了嬸兒之后各位看不到連載請長摁下方二維關注嬸兒的小號~這號如果不能更了嬸兒會在小號里繼承給各位寫的~比心心哦~

  買本嬸兒寫的書幫嬸兒包養Z老師:

  凌霜降

  少女心與理想清醒共存的嬸兒

  愿晴空有見 愿安度平生

  ○

  好故事|啃狗糧|特簽書

  左邊關注右邊贊賞,你們隨意么么噠~

本文作者的文集給他/她留言我也要揭橥作品

Copyright © 2011-2018 零度閱讀網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電話:無 聯系郵箱:1390477380@qq.com 客服QQ:1390477380

kb88凯时在线平台网址 - 凯时kb88手机平台在线登录